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真实的事情,而且就是在这今年10月份,我爸爸是一位医生,而我也是学医的,刚从学校毕业出来现在暂时在我爸爸的诊所裡学习。事情的发生就在这个月。
  我记的10月7 日那天,我在我爸爸的诊所裡,后来进来了一位病人(也就是故事的女主角),起初看到她,觉的长的还可以,身材保持的也不错,就是有点小肚子,胸部也算还可以,不大不小,年龄估计30岁左右吧。说是要看病,问我医生在哪,我问她" 你哪裡不舒服了,是怎么了。她说" 你是医生吗?我说是的。(因为那时我爸爸正好不在。出诊所去,)她当时狐疑的看了我一眼,(可能是感觉我太年轻了,不像个医生,或是觉的我医术不行吧。)
  后来她就对我说" 她这几天老感觉阴部很痒,好像感觉被火烧是的,又老是想用手去抓,而且小便的时候会有点刺痛。我那时就在想,她可能是阴道发炎了吧,因为我也不是很确定,毕竟我也还是个半掉子嘛。
  这时候我爸爸正好回来,后来就给我爸爸看了,我也就没理了,我爸爸听了她的症状,也是断定为阴道炎,后来就叫她掉瓶了,事情也就这么过了。
  到了第二天,那女的又来到我爸的诊所,因为我爸爸有交代今天还要来掉瓶,可是今天那女的说不想在我们诊所裡掉瓶,能不能拿到她家裡去掉啊?她说在这掉瓶很无聊,(因为我们诊所裡没放电视,电视是放在房间裡的),我爸爸说可以啊,这时我爸爸把药都配好了,叫我去她家裡帮她掉下。那时我也没想什么,就跟著那女的去她家裡,她的房子是给人租,因为她是在我们这地方打工,我帮她掉好后,也帮她打开了电视,她那时候是躺在床上的,而我得等她掉完了,帮她把针把出来,我才能走,就坐在她旁边和她一起看电视,
  后来可能是她觉的有点尴尬,就开始和我聊天,从聊天的过程中我知道,她是一个四川人,32岁,生过一个孩子,他老公也在老家,因为前几年,出了一次交通事故,残了一条腿,现在在老家四川,开三轮摩托车载客,孩子也在家裡读书,而她自己因为在老乡的介绍来到我们这个地方工作,她是在製衣厂裡上班的。这些就是我所瞭解的了。
  后来我连续去了她家裡三次,帮她掉瓶,经过这三天的交流,我和她也渐渐的熟了起来,也没有了当初的尴尬,10月11日,也就是我去她家掉第5 瓶的那天,(经过瞭解,我知道她都是上晚班的,所以我每天下午3 点的时候,就准时去她家帮她掉瓶)那天我去到她房间的,推门进去的正好看到她在换裤子(因为她在租在二楼的,单间,就只有她一户,)
  我平常去她家,也是不敲门,因为平常去的时候都是看到她在家看电视等我来,这次我也是没敲门,想不到被我看到她在换裤子,我看到她穿了条白色的内裤,屁股不大不小,还行吧,她也是吓了一跳,不过没说什么,就把裤子穿上了,后来我把瓶给她掉好,就坐在老位子上看电视,和她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,聊了一会,她说今天是掉第5 瓶了,还要掉多久啊,我就问"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,有好点吗?她说" 好是好了很多了,小便也不痛了,就是感觉下面还有点骚痒,我这时也是色心大起,
  我说" 不然我帮你检查下吧,都掉瓶掉了这么多天,还觉的痒,我怕可能是别的病吧,她听了也开始有点害怕,她说" 会不会是子宫有问题啊?我最近也感觉肚子有点胀胀的。
  我说" 要检查下才知道,她说" 那你帮我检查下吧,我听了后了,就看著她不说话,她也觉的怪怪的,就问我" 怎么了?我说要检查得把裤子脱了,才能检查。她听了后有点迟疑了下,后来她说" 没事,你就检查吧,你是医生不会怎么样的,我听了以后就说那好吧,我就去把门给锁了。然后就坐在她的床上,我说" 那我脱了,她说" 恩,你脱吧,我手不方便,(因为她手在掉瓶,插著针管呢)
  我那时很激动,虽然我不是处男,但第一次给病人脱裤子看她的阴部。感觉非常的兴奋,手都有点抖了,我说" 那我脱了,她没说话,就是把脸朝一旁看去,她那时穿的是四角裤,(因为我们南方这边现在还是很热,)我很容易的就把她的裤子给脱了下来,那时我心跳的好快,特兴奋,我看到她的阴毛不是很多,而且大阴唇很丰满,肉很多,鼓了起来,像馒头那样,中间多了条逢而已,然后我把她的脚打开,成M 形。
  这时我看到她阴部的全部结构,我的小弟弟也马上翘了起来,她虽然已经32岁了,不过她的阴部很漂亮,阴唇也不是很大,颜色也不是很黑,而且还有点沐浴露的味道,估计就是刚才在洗澡,所以才换裤子被我看到。
  她这时问我" 怎么样了,是不是子宫有问题啊,我那时就骗她说" 我得把手伸进去,触诊下才会知道,我明显感觉到她很不好意思,过了几十秒的时间,她说" 好,那你伸进去帮我看看。
  那时候的我真的很激动,我先把我食指插进了她的阴道裡,然后抬头看了她一下,看到她闭著眼睛,咬著自己的下嘴唇。我就开始在她的阴道裡随便的摸,有时就用食指摸摸她的阴道壁,有时就钩钩食指,我大概摸了有一分钟的时间,然后就抬看又看了她一下,她还是闭著眼睛咬著嘴唇,不过可以感觉到,她的呼吸开始变的急促了,而且阴道开始也流出水来,
  我这时候就把我的食指和中指,一起插进了她的阴道裡,我看到她把眉头皱了起来,叫出了声,啊``` 这时我的两个手指开始抽插,她也开始呻吟起来,啊``` 啊 ```啊````. 扭摆著她的身体,这时我把手抽了出来,换上中指和无名指,象日本片裡的那样,我加快了速度,一直抽插,而她呻吟的声音也有小变大,啊``` 啊``` 啊````` 我连续插了她快一分钟,这时明显感觉到她来高潮了,因为我的手都是她的**,而她也开始痉挛了。
  我把手抽了出来,拿起她的被子擦擦了,看著她还在享受高潮带给她的快感,我也不说话,就这么等著她,大概过了两分钟左右,她把眼睛睁开,然后看著我,她的脸有点潮红,她问我" 怎么样,检查出来了吗?我随便应了她一句,我说应该不是子宫有问题,放心啦。她就噢了一声,然后把脸转一边去,我知道她是在不好意思。
  这时我问她,刚才我那样插你舒服嘛,她把脸转过来,有点不好意思的说"恩,她说" 她已经好久没那么舒服过,至从老公出了车祸后,就在没做过房事了,我说" 那我在帮你弄下,让你舒服下,你要吗?
  她有点不好意思的,把头低了下去,然后就恩了一声,我又把两跟手指插了进去,开始快速的抽插,她也开始啊``` 啊 ```啊````的呻吟,我问她" 舒服吗?她说" 好舒服,用力点,我大概插了她有两分钟吧,就停了下来,因为我的手好酸。她睁大眼睛不解的看著我,说" 怎么了?我说" 我手酸了。她有点失望的哦了一声。
  我想是到时候了,我就说" 我换用下面插你,好吗?她抬头看著,然后笑了起来,点了一下头,我知道是时候可以上了,我立马把我的衣服全脱了,把我的小弟弟释放了出来,因为撑著真的好难受,
  我爬到床上,把她的衣服和胸罩也脱了,她的乳房不是很大,我正好一手抓,乳头有点黑。我摸摸了她的奶,我不亲她的嘴,我是从脖子开始亲的,亲到乳房的时候,我把她的乳头含进了嘴裡面,开始吸允,她呻吟了起来啊````啊``` 啊``` 用舌头舔,我一手捏著她的一边奶子,另外一边用嘴舔,而我的另一隻手伸到了她的阴部,开始抚摸她的阴啼,她的呻吟其实满好听的,很清脆,我大概前戏做了有五六分钟的样子就停了下来。
  然后我坐到她的胸部上,把我的小弟弟放到她的面前,我说" 你也帮我吸一下,她说" 我不会吸,我说" 你先把舌头深出来。她很听话把舌头深了出来了,我先把刚才插她逼的那两手指放进了她的嘴裡。我说你先把我手指吸吸,她开始的吸时候象吸奶一样,我说不是这样的,你像吃冰棒那样用舌头舔,她照我说的那样做,我看著我刚才那两隻插过她逼的手,放在她嘴裡吸,真的好兴奋啊。我把手伸了出来,换上了小弟弟,我说你现在用舌头像刚才那样把我小弟弟舔舔,她很听话,开始帮我舔,舔了一会我把小弟弟塞进她嘴裡,我说" 现在吸吸,然后头前后前后的弄,吸了几分钟她就掌握到了窍门,不用我说,我看她吸的很认真。
  可能她以前真没帮他老公吸过,她好厉害啊,我感觉我都快被他吸出来,我马上把小弟弟抽了出来,我说你现在帮我舔舔我的蛋蛋,我把整个屁股就坐在她的脸上,她开始帮我舔,那时真的感觉好舒服,舔了一会,我下来又捏捏了她的奶子,把手伸到她的阴部,我的妈``她的**好多,摸了一下,我的手都是粘粘的,我说" 你是不是太久没做过了,怎么这么多水啊。!
  她说" 是啊,我都一年多没做了。我说" 那你平常自己在家,没自己摸自己嘛。她摇了摇头说" 没有。她是农村人,思想可能比较保守的那种吧。我说" 那以后难受,我来帮你舒服舒服,好吗?
  她笑的很开心的说" 好啊。她说" 你快插进来吧,我现在好难受啊,我笑著" 嘿嘿````好好好,现在就插。我把她的两腿打开,扶著我的小弟弟,用我的小弟弟摩擦她的阴啼,她" 啊````啊````` 你快点插进来吧。
  我看她确实很破不及待的样子。扶著我的小弟弟对著她的阴道口,一用力就顶了进去,她" 啊````啊````啊,好舒服啊``` 快动一动``` 用力插吧````我开始用力抽插,啊````啊````啊 `````好舒服,你插吧` 爱怎么插就怎么插,啊```啊 ```` 啊````快一点。
  因为她还在掉瓶,所以也就没换姿势,就是女下男上。不过她的**真的好多,每次一进一出,都能听到,趴` 趴` 趴的声音,弄我的阴毛都是水,粘粘的缠在一起,我操了七八分钟的左右,感觉她快高潮,呼吸很急促,她" 快` 快快``我要来了,我听了后加快了速度了,因为我也快要射出来。
  她开始叫了很大声啊````啊``` 啊 ```我的肛门一缩一缩,最后衝刺的时候我也要叫出来了``` 啊````. 精液全部射进了她的阴道裡。然后我就趴在她的身上,我和她都没说话,大概平复了两分钟左右,我问她" 舒服吗?她说" 恩` 好舒服。这时我也休息够了。
  我把我的小弟弟从她的阴道裡抽了出来。我的精液混合著她的**一併流了出来,我从床头拿了些纸,把她的逼给擦了下,我自己也处理了下,然后我就把衣服穿了起来。
  这时她掉瓶也快完了,后来我要走的时候,她说" 你明天还来吗?我说" 你可能还得掉了一两次,才能完全好。(其实也是骗她的。病早好了。不然我哪还敢操她)她笑的很开心说" 那我明天还在家裡等你噢,我也笑了笑说" 好啊,不过你可得洗乾淨等我,这样比较乾淨点。她说" 恩。